洛集

1.树的思恋

  1.树的思恋 
   在一户人家的前院有一棵年代久远的柳树,那户人家的小少爷很喜欢去树下玩,戍边正好是大池塘,小少爷也很喜欢夏天时去游泳。 

    宵柳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了意识,只知道自己是一棵柳树,暂时还未成人形的柳树。从自己有意识起,宵柳就每天都能见到一个小男孩,脚下玩,有时自娱自乐,有时跟自己的小伙伴,有时在池塘抓鱼玩,他的小伙伴叫他白逸。

     宵柳每天看着白逸在他身边玩,不由得有些落寞。第二天早晨,宵柳看着自己的手脚陷入了沉思,坐在自己原本的身体边想着该怎么变回去。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大哥哥你是谁呀?我之前没在村里见过诶?”宵柳猛的转过头,额头撞到了白逸的下巴,白逸痛的后退了两步,宵柳站了起来“啊!对不起!我没想到你靠的那么近。”白逸揉了揉下巴“没事儿,我皮厚着呢!所以大哥哥,你是谁呀?”    

“额……”宵柳顿了一下“我……我叫宵柳,刚来这村子不久,平日不怎么出门。”    

  “这样啊,我叫白逸,这户人家的独子,大哥哥,你可以叫我阿逸!”

     从那之后,宵柳每天早上都出来和白逸玩,晚上融回树中休息。可是,这样的日子过不了几年,白逸满十六了,要去考状元了。出发前一天,白逸靠在宵柳的肩上,迷迷糊糊地说着“宵柳哥,明天我就要去考状元了。”

     “这是好事儿,以后可别忘了回来看我啊。”

     “当然,不会忘了的。”说完闭上了眼,又轻轻问道“我一直很想问宵柳哥,为什么过了八年你一点都没变呢?没变高、变胖、变瘦,甚至连头发都没变长。你看,我都比你高了!”

     宵柳沉默了,过了不知多久,小声说道“等你长大了,回来看我我就告诉你。”

    “好!等我考上状元,就接你去京城!”

    他们聊了很久,夜深了白逸才与宵柳道别。第二天宵柳醒来,只见到白逸留的字条,上面写着:等着我。那之后,宵柳一直等啊等,等了两年才得知白逸考上了状元,还当 了官,宵柳那叫一个高兴,就等着白逸回来看他,想当面给他道喜。宵柳又等啊等,一等又是五年,白逸终于回来了,但他没有到树下找他,而是带了许多人来搬家,宵柳很难过,晚上他到白逸的临时住所找他,白逸见到宵柳很高兴“宵柳哥!好久不见!我找遍了这里所有人家都没见到你,还以为你搬走了,怎样要不要与我回京城?”

     宵柳张了张嘴又闭上了,犹豫一会儿,开口道“不……我不能去……你,不好奇我为何一点变化都没有么?”

    “当然好奇,而且你也说过我回来看你,你就告诉我为什么。不过这是宵柳哥的私事,宵柳哥不想说那我也不便多问了。”

     “也不是不能说,就是……怕你不相信。”

    “怎么会呢?宵柳哥说的所有事情我都会信的!”

    宵柳地下了头,小声道“我……我是你家前院的柳树。不知何时起,我有了意识,第一次与你相见是我第一次化为人形的那一天。”

    “这……宵柳哥是妖怪?”

    “不,我不是妖怪,我除了寿命比正常人长以外,我与人类无任何区别,我也会受伤,也会流血,也有情感。但是我不能离开这,我与树的生命线相连,离开这我会死的。”

    白逸沉思了许久“那我也留在这吧。”

    宵柳愣住了,连忙摇头道“不!不可以!你还要去京城发展,虽说……伯父伯母早逝,可他们会很想你能过得好的!”

    “没有你,我在京城怎么可能好……”白逸的声音很小,仿佛在说给自己听,突然,他提高了音量,对着宵柳大声道“没有你我在京城怎么可能好?!就因为阿爹阿娘去的早,我现在只有你了啊!”白逸低着头哽咽着,在宵柳面前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露了出来。宵柳不由得伸出双臂环住了他,轻轻地拍拍他的背。

    第二天,白逸叫人把东西搬了回来,又写信给朝廷。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至于最后宵柳是和白逸一起走呢?还是等他的来世呢?这就无从知晓了。

裸背毛衣嘿嘿嘿~我人体是真的画不好😂😂😂
小两口吵架,轰轰想求原谅的故事,不喜勿喷!轰爆无误,请勿ky

裸背毛衣是个好东西嘿嘿嘿,和狐白真配~私心打个信白tag
动作有参考,不喜勿喷QWQ

总觉得我那杰佣小日常没人喜欢……这么久没更新了也没人催,我干脆弃坑算了……

一世浮华/轰爆

时间线为古代
将军轰X下属咔
半第一人称视角
不喜勿喷,超短
悲剧结尾警告

    雨淅淅沥沥,行邢台上,滴在爆豪的脸膀,看着台下被压制住的轰焦冻,他笑了“啊……为什么会那么狼狈?”看着行邢台周围叫骂的群众,坐在高处的皇后和皇上,爆豪陷入了沉思。

    他原本只是逃荒的难民,却误入了战场,沙场上刀剑无情,想生存唯有战斗,饿的快没力气的他,为了活下去,捡起了地上掉落的剑,挥向要伤害他的人,不分敌我,最后实在顶不下去便昏厥过去。

    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大帐篷中,也是他和轰焦冻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对于醒来就是陌生的帐篷,他不是惊喜,而是莫名的恐慌。环视周围许久正准备下地活动,帐篷中便进来一个身披战甲的人,显眼的不是战甲,而是他的发,竟是双色。

     “你是谁?为什么带我来这?!”只见他倒了杯热水递过来“喝吧,我带你回来不为别的,就想你为国家做些事,我看到战场上你的表现,经过培训你将会是一名优秀的战士,国家会给你你所没有的一切。”现在想想也是可笑,给我我所没有的一切,现在却把我压制在行邢台上。“老子凭什么听你的?”一开始我对那家伙是真没有好感,他也没有生气,很平静地对着我“就凭你现在的处境。”没错,当时的我的确没有拒绝的权利。

    之后的日子我便在军营中受他训练,虽说真的非常不情愿。然后一起上战场,一起出生入死。时间久了也未免暗生情愫,毕竟军营也没见过女人。相互表明心意,约好打完胜仗隐居山林,可惜还是走露了风声,当今圣上不会允许龙阳之事,可轰焦冻又是一大战力,所以他决定杀鸡敬猴。

    爆豪不久前压入地牢,受尽皮肉之苦,现又被压上行邢台,真是讽刺啊,一心为国,换来此等下场,老百姓在台下也是百般嘲讽。

    抬起头,对台下大吼道“你们在吵一下试试?!你们现在的平安生活是谁带来的?!是老子在战场上浴血奋战换来的!你们有本事吵,怎么没本事去沙场厮杀?!”顿时,台下鸦雀无声。皇上站了起来“爆豪胜己!你可知罪?!”又抬起了头,瞪着皇上“我有何罪?!我一心为国,与轰焦冻劳心劳力!我有何罪?!就因龙阳?!”又转头看向台下挣扎着的轰焦冻“喂!将军!最后一次,为你,为国,最后一次!不许忘了老子!”只见他挣扎的更加厉害,一群人差点压制不住。

    听见一声“午时已到!行刑!”低下头,闭上眼,颈脖处一阵剧痛,头滚落到地步,只见轰焦冻发疯似的冲上来,啊……要是他敢忘了老子,老子做

又开始用眼影在手臂上fafa的我……,这次画的……轰团和爆团!在树下睡觉……
不喜轻喷……像素十分模糊非常抱歉!

上课摸鱼了解一下?爆豪喵和焦冻喵了解一下?哈哈哈哈字丑勿喷。

杰佣小日常!(5)

关于第五次见面:

   这一天,庄园主忽然把大家召集起来,说是为了增进庄园里大家的感情,为了以后更好的游戏体验而举办了一场舞会,要求各位正装参与, 大家也都十分期待本次活动。

    夜晚,大家聚集在红教堂,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们不是以游戏形式聚集于此。庄园主戴着面具,站在十字架下“诸位夜安,欢迎参加欧蒂利斯庄园的舞会,希望今夜各位能过得开心,废话也不多说了,舞会开始!”说完就走到角落站在,欣赏这欢快的舞会。

    奈布穿着西装靠在墙上,手中把玩着小匕首,作为一名佣兵,他并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他以前来到舞会都是有目的性的。艾玛见奈布一个人窝在墙角有些担心,拉着艾米丽走了过去“奈布先生贵安,您是不舒服么?难得的舞会。”

    “不……我很好,谢谢关心,只是我并不会跳舞,也没人和我跳,所以有些融入不进去。”艾玛一脸懂了的表情,拉着奈布走向同样站在一旁看着的杰克身边“不好意思杰克先生,我这边有一位没有舞伴,您愿意来陪他么?”奈布有一点懵,杰克看着被拉过来的奈布“当然愿意,这是我的荣幸。”艾玛拉过两人的手牵到一起“那么就交给您了杰克先生,我去和艾米丽跳舞了。”

    奈布松开杰克的手又走回了墙边,又从口袋拿出了匕首,杰克跟了过去“奈布先生不去跳舞么?而且舞会带这种危险的东西进来不大好吧?”奈布看了一眼杰克“我不喜欢舞会,这种场合不适合我,您大可不必管我去玩吧。”

    杰克抓住奈布玩匕首的手,“您身上除了曾经职业自带的杀气外,一切都很适合这场舞会,不过您身上的杀气,也很吸引人呢。”

    “比起我,这场舞会更适合您吧?”奈布把杰克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最后视线定在他的脸上。“不瞒您说,我其实是在贫民窟长大的呢,某些场面我还是看的透的。”杰克和奈布对视着。

    过了一会,奈布收回了视线抽回了自己的手,把匕首放回口袋“不只是在贫民窟看过吧?杰克先生?不,应该叫您开膛手杰克。在进庄园的时候,看过监管者资料,资料中说您记得不清楚,实际上,您所做的一切您都还记得很清楚吧?”

​   杰克笑了“当然,我记得很清楚,那些女人痛苦的叫喊,和绝望的眼神,我都记得一清二楚,您真了解我呢……不过还希望奈布先生不要透露出去。” 奈布走向舞池“我还是雇佣兵的时候有个雇主派我调查过您,当时快要抓到您了可您却像是从世界中消失了一般……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毕竟对我也没有什么利益,我觉得我们会很合得来。”在舞池边沿停了下来转过身对杰克伸出手“愿意教我跳舞么?杰克先生?”杰克行了个礼拉过奈布的手,俯身轻吻了他的手背“当然愿意,我亲爱的奈布先生”

杰佣小日常!(4)

关于第四次见面:

​   奈布的病终于好了,也要继续投身于伟大的游戏中去了。又回到那熟悉的大厅,熟悉的音乐熟悉的场景,虽然也就几天没见,还是莫名的有点想念。

   这局的队友是艾利斯,克利切和海伦娜,有海伦娜在修机基本不愁了,艾利斯和奈布也莫名达成了共识。

   一进入到游戏,奈布就感受到了庄园对他的恶意,刚开局就是一阵心跳。刚跑到转角处,就撞上了迎面而来的杰克,天知道今天他有多非。马上打开护肘冲了出去,杰克看着奈布在自己面前“飞”   了出去,还处于懵逼状态“嗯?刚才撞到我的是奈布对吧?是奈布没错啊?现在才刚开局吧?咦今天那么幸运的么?”然后马上反应过来去追他。

   奈布利用护肘好几次快要甩开杰克,可杰克十分顽强地继续追着,护肘用完了,在废墟里各种砸板子各种翻窗,杰克还是那么顽强地追着,说实话看到杰克翻窗奈布真的厚颜无耻地笑了,差点就被打到了。

   溜了杰克不知道多少圈,路过了不知道几次队友,经过了艾利斯不知道几次地冲撞,砸了不知道几次板子,翻了知道几次窗,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杰克还是顽强地追着。奈布生气了,奈布闹脾气了,奈布不高兴了,奈布真无奈了,他停了下来,杰克也停了下来,他们终于停了下来。

    奈布转过身看着杰克“打吧,你那么想抓到我,我就让你抓!你这是多爱我啊?!”杰克摸了摸面具“嗯……很爱你,太爱你了所以想抓住你。”奈布表示他们没有共同语言,交流不来,杰克轻轻打了两下奈布就迫不及待地把他抱了起来。奈布也放弃了挣扎,对生活,欧不,这盘游戏失去了希望。

    杰克抱着奈布绕着地图走了好多圈,艾利斯想撞杰克让他放奈布下来,可杰克的腰真的细,走位和姿势真的骚,躲来躲去,艾利斯一次也没撞到。艾利斯抱着球颓废地走了,还不忘喊一声“奈布先生我帮不了你了!你加油,我先出去了!”

    杰克把奈布抱到地窖,扔了下来“嘶,你轻点会死哦!”“非常抱歉,那需要我再抱你起来再轻轻放下来一次么?”奈布抖了两下,跳下了地窖。

学校叫画纸盘画,还说画啥都行,索性画了个杰克~原本想再画个奈布来着……

画的很丑我知道,轻喷轻喷轻喷,第一次用马克笔上色。真的没有乱涂,很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