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集

总觉得我那杰佣小日常没人喜欢……这么久没更新了也没人催,我干脆弃坑算了……

一世浮华/轰爆

时间线为古代
将军轰X下属咔
半第一人称视角
不喜勿喷,超短
悲剧结尾警告

    雨淅淅沥沥,行邢台上,滴在爆豪的脸膀,看着台下被压制住的轰焦冻,他笑了“啊……为什么会那么狼狈?”看着行邢台周围叫骂的群众,坐在高处的皇后和皇上,爆豪陷入了沉思。

    他原本只是逃荒的难民,却误入了战场,沙场上刀剑无情,想生存唯有战斗,饿的快没力气的他,为了活下去,捡起了地上掉落的剑,挥向要伤害他的人,不分敌我,最后实在顶不下去便昏厥过去。

    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大帐篷中,也是他和轰焦冻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对于醒来就是陌生的帐篷,他不是惊喜,而是莫名的恐慌。环视周围许久正准备下地活动,帐篷中便进来一个身披战甲的人,显眼的不是战甲,而是他的发,竟是双色。

     “你是谁?为什么带我来这?!”只见他倒了杯热水递过来“喝吧,我带你回来不为别的,就想你为国家做些事,我看到战场上你的表现,经过培训你将会是一名优秀的战士,国家会给你你所没有的一切。”现在想想也是可笑,给我我所没有的一切,现在却把我压制在行邢台上。“老子凭什么听你的?”一开始我对那家伙是真没有好感,他也没有生气,很平静地对着我“就凭你现在的处境。”没错,当时的我的确没有拒绝的权利。

    之后的日子我便在军营中受他训练,虽说真的非常不情愿。然后一起上战场,一起出生入死。时间久了也未免暗生情愫,毕竟军营也没见过女人。相互表明心意,约好打完胜仗隐居山林,可惜还是走露了风声,当今圣上不会允许龙阳之事,可轰焦冻又是一大战力,所以他决定杀鸡敬猴。

    爆豪不久前压入地牢,受尽皮肉之苦,现又被压上行邢台,真是讽刺啊,一心为国,换来此等下场,老百姓在台下也是百般嘲讽。

    抬起头,对台下大吼道“你们在吵一下试试?!你们现在的平安生活是谁带来的?!是老子在战场上浴血奋战换来的!你们有本事吵,怎么没本事去沙场厮杀?!”顿时,台下鸦雀无声。皇上站了起来“爆豪胜己!你可知罪?!”又抬起了头,瞪着皇上“我有何罪?!我一心为国,与轰焦冻劳心劳力!我有何罪?!就因龙阳?!”又转头看向台下挣扎着的轰焦冻“喂!将军!最后一次,为你,为国,最后一次!不许忘了老子!”只见他挣扎的更加厉害,一群人差点压制不住。

    听见一声“午时已到!行刑!”低下头,闭上眼,颈脖处一阵剧痛,头滚落到地步,只见轰焦冻发疯似的冲上来,啊……要是他敢忘了老子,老子做

又开始用眼影在手臂上fafa的我……,这次画的……轰团和爆团!在树下睡觉……
不喜轻喷……像素十分模糊非常抱歉!

上课摸鱼了解一下?爆豪喵和焦冻喵了解一下?哈哈哈哈字丑勿喷。

杰佣小日常!(5)

关于第五次见面:

   这一天,庄园主忽然把大家召集起来,说是为了增进庄园里大家的感情,为了以后更好的游戏体验而举办了一场舞会,要求各位正装参与, 大家也都十分期待本次活动。

    夜晚,大家聚集在红教堂,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们不是以游戏形式聚集于此。庄园主戴着面具,站在十字架下“诸位夜安,欢迎参加欧蒂利斯庄园的舞会,希望今夜各位能过得开心,废话也不多说了,舞会开始!”说完就走到角落站在,欣赏这欢快的舞会。

    奈布穿着西装靠在墙上,手中把玩着小匕首,作为一名佣兵,他并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他以前来到舞会都是有目的性的。艾玛见奈布一个人窝在墙角有些担心,拉着艾米丽走了过去“奈布先生贵安,您是不舒服么?难得的舞会。”

    “不……我很好,谢谢关心,只是我并不会跳舞,也没人和我跳,所以有些融入不进去。”艾玛一脸懂了的表情,拉着奈布走向同样站在一旁看着的杰克身边“不好意思杰克先生,我这边有一位没有舞伴,您愿意来陪他么?”奈布有一点懵,杰克看着被拉过来的奈布“当然愿意,这是我的荣幸。”艾玛拉过两人的手牵到一起“那么就交给您了杰克先生,我去和艾米丽跳舞了。”

    奈布松开杰克的手又走回了墙边,又从口袋拿出了匕首,杰克跟了过去“奈布先生不去跳舞么?而且舞会带这种危险的东西进来不大好吧?”奈布看了一眼杰克“我不喜欢舞会,这种场合不适合我,您大可不必管我去玩吧。”

    杰克抓住奈布玩匕首的手,“您身上除了曾经职业自带的杀气外,一切都很适合这场舞会,不过您身上的杀气,也很吸引人呢。”

    “比起我,这场舞会更适合您吧?”奈布把杰克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最后视线定在他的脸上。“不瞒您说,我其实是在贫民窟长大的呢,某些场面我还是看的透的。”杰克和奈布对视着。

    过了一会,奈布收回了视线抽回了自己的手,把匕首放回口袋“不只是在贫民窟看过吧?杰克先生?不,应该叫您开膛手杰克。在进庄园的时候,看过监管者资料,资料中说您记得不清楚,实际上,您所做的一切您都还记得很清楚吧?”

​   杰克笑了“当然,我记得很清楚,那些女人痛苦的叫喊,和绝望的眼神,我都记得一清二楚,您真了解我呢……不过还希望奈布先生不要透露出去。” 奈布走向舞池“我还是雇佣兵的时候有个雇主派我调查过您,当时快要抓到您了可您却像是从世界中消失了一般……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毕竟对我也没有什么利益,我觉得我们会很合得来。”在舞池边沿停了下来转过身对杰克伸出手“愿意教我跳舞么?杰克先生?”杰克行了个礼拉过奈布的手,俯身轻吻了他的手背“当然愿意,我亲爱的奈布先生”

杰佣小日常!(4)

关于第四次见面:

​   奈布的病终于好了,也要继续投身于伟大的游戏中去了。又回到那熟悉的大厅,熟悉的音乐熟悉的场景,虽然也就几天没见,还是莫名的有点想念。

   这局的队友是艾利斯,克利切和海伦娜,有海伦娜在修机基本不愁了,艾利斯和奈布也莫名达成了共识。

   一进入到游戏,奈布就感受到了庄园对他的恶意,刚开局就是一阵心跳。刚跑到转角处,就撞上了迎面而来的杰克,天知道今天他有多非。马上打开护肘冲了出去,杰克看着奈布在自己面前“飞”   了出去,还处于懵逼状态“嗯?刚才撞到我的是奈布对吧?是奈布没错啊?现在才刚开局吧?咦今天那么幸运的么?”然后马上反应过来去追他。

   奈布利用护肘好几次快要甩开杰克,可杰克十分顽强地继续追着,护肘用完了,在废墟里各种砸板子各种翻窗,杰克还是那么顽强地追着,说实话看到杰克翻窗奈布真的厚颜无耻地笑了,差点就被打到了。

   溜了杰克不知道多少圈,路过了不知道几次队友,经过了艾利斯不知道几次地冲撞,砸了不知道几次板子,翻了知道几次窗,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杰克还是顽强地追着。奈布生气了,奈布闹脾气了,奈布不高兴了,奈布真无奈了,他停了下来,杰克也停了下来,他们终于停了下来。

    奈布转过身看着杰克“打吧,你那么想抓到我,我就让你抓!你这是多爱我啊?!”杰克摸了摸面具“嗯……很爱你,太爱你了所以想抓住你。”奈布表示他们没有共同语言,交流不来,杰克轻轻打了两下奈布就迫不及待地把他抱了起来。奈布也放弃了挣扎,对生活,欧不,这盘游戏失去了希望。

    杰克抱着奈布绕着地图走了好多圈,艾利斯想撞杰克让他放奈布下来,可杰克的腰真的细,走位和姿势真的骚,躲来躲去,艾利斯一次也没撞到。艾利斯抱着球颓废地走了,还不忘喊一声“奈布先生我帮不了你了!你加油,我先出去了!”

    杰克把奈布抱到地窖,扔了下来“嘶,你轻点会死哦!”“非常抱歉,那需要我再抱你起来再轻轻放下来一次么?”奈布抖了两下,跳下了地窖。

学校叫画纸盘画,还说画啥都行,索性画了个杰克~原本想再画个奈布来着……

画的很丑我知道,轻喷轻喷轻喷,第一次用马克笔上色。真的没有乱涂,很小心了!

开心!快乐!幸福!竟然有我的场照!我开心的要笑死去~第一次,去漫展能拿到正式返图!

杰佣小日常!(3)

关于第三次见面:

  这一次奈布很难得的生病了,不能去参与游戏,大家也十分体谅他,愿意替他。

  傍晚艾米丽和艾玛来探望“奈布先生,我们来看望您了”看着她们手牵着手进来,还是单身的奈布心灵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伤害。“嗯,我觉得好多了,非常感谢您们来探望。”强装着镇定,艾米丽看出来奈布想什么,轻笑一声放下慰问品拉着艾玛走了出去“奈布先生慢慢静养吧,我们不打扰了。”

  晚餐时间,特蕾西来给奈布送晚餐,发现门口放着一朵玫瑰花和一张纸条,捡起来拿进去给奈布。“奈布先生晚好,我来给您送晚餐了。对了,我还在门口发现了这个,应该是来探望的人送的吧?”把玫瑰花和纸条交给奈布,特蕾西脸上的笑容十分和(猥)善(琐)。奈布接过,一脸疑惑“今天没人送我花啊?来看我的只有艾米丽小姐和艾玛小姐。”奈布又拿起纸条翻了个面看了一下,上面写着“这玫瑰代表我诚挚的问候,我晚点将会来看望您,我亲爱的奈布先生”没有署名是谁,不过看这语气和玫瑰这庄园也就只有杰克了。

  特蕾西一脸好奇“奈布先生,上面写的什么?是谁送的?”奈布惯性地摸了摸下巴“说是晚点会来看望我,并没有署名是谁。”特蕾西一脸失望“诶?这样啊,还以为是……咳咳没什么,啊奈布先生先吃晚餐吧,我有事先走了,吃完放桌上吧,明天我来收!”说完一溜烟儿跑了出去。

  “最近她们怎么都那么奇怪?”奈布慢慢吃起了晚餐,边吃边思考人生。吃完晚餐刚收拾好爬回床上,就听见敲门声“请进,门没锁”门打开了,那大长腿,一看就知道是杰克。

  “奈布先生夜安,我来看望您了,不知您收到那朵玫瑰了么?”杰克走到床边坐下用手抚摸着奈布的脸“是的,收到了,十分感谢我很喜欢。呃……您的爪子?”杰克两只手伸过来给奈布看“您能喜欢那真是太好了,那个爪子啊,是能拆下来的哦。”看着奈布一脸惊讶的表情杰克好像看到一只猫。

  “病人是需要休息的,那么晚了,该休息了,晚安我亲爱的奈布先生。”说完杰克走了出去,奈布觉得自己中了邪了,听到杰克说我亲爱的奈布先生的时候竟然心跳加速了,明明不是在游戏里面,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奈布睡着后,杰克就夜闯闺房(划掉)又走回奈布的房间“奈布先生真是诱人,这么没有防备可不行呢。”轻轻在奈布唇上烙下一吻,又俯下身在他颈脖上种上一颗小草莓,就又走出了房间。

  因为是佣兵所以一直很敏锐的奈布不知道是药物作用还是因为生病了,睡得很熟,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对他说话,带着一股淡淡的玫瑰花的香气,想看看是谁,可眼皮好像千斤重,不让奈布睁开眼,在玫瑰的香气中慢慢沉醉了。

各种拟人了解一下?防止触雷,拟人的都有:玫瑰手杖,木板,第五人格,杰佣CP
园医CP,狂欢之椅。咳咳,不喜轻喷!不喜轻喷!不喜轻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本人脑洞极大,要是有大佬愿意翻画就真是太好了。以后可能还会画其它各种第五相关的拟人,嗯……